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蒙发祥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野草·春风——蒙发祥和他的中国画

2018-08-31 15:59:07 来源:海南日报作者:杨毅
A-A+

  我和蒙发祥相识近四十个春秋,我们不仅是画友又是知音。发祥作画有枚压角章,曰:“三更灯火五更鸡”,这大概是他对艺术执著追求的心跳吧。他常言:“我不是科班出身,就得加倍努力,下苦功硬拚。”四十年来,不管在军营当兵或是在车间印刷,他仍笔不离手,墨不离纸,丹青结深情。少年时,他临过《芥子园画谱》、《怎样画山水画》。长大了,视野广了,更博采众芳。他主攻山水画,喜欢傅抱石的洒脱,李可染的凝重、陈子庄的简练、黄宾虹的乱中有序……他早期的山水画,受岭南画派、傅抱石画风影响较深,八十年代末至今,转学石涛、黄宾虹陈子庄。但他学而不僵,学为我用。如,国画《海南有个月亮湾》,其表现手法既细致又大胆,既具体又抽象,画活了月亮湾的风韵,已从岭南画派和抱石画风的巢臼中跳出来;国画《上学》却下笔草草,简练概括,小桥——流水——山野——村落表现得淋漓尽致,加上赶路上学的村童,使其画意获得升华。

  没有生活的艺术是僵死的艺术,“闭门造车”是死路一条。“搜尽天涯打草稿”,这10年中,蒙发祥曾多次环岛写生,猎取素材。他说:“我爱北方的崇山峻岭,大江奔流,而更爱的还是故乡的椰风海韵,作为海南画家不去画海南题材实愧作海南子”。由于他对海南的山山水水持有这样特殊的万缕情意,所以,铜鼓岭、椰荫、香蕉林、胡椒园、放鸭汤……,那一幅幅画看起来多么感人,多么亲切。

  蒙发祥经常跟人开玩笑:“我姓蒙,我的画也是朦胧画。”我尚无法考据是否有“朦胧画”这样的称号,大抵他的借用来源于“朦胧诗”一词。“朦胧画”也许是他新的艺术追求和主张。看了《椰风海韵》、《乡村》、《蕉园》、《半珊胡椒一农家》这几张国画,总觉得他表现的物象都隐隐约约,现没相间,似而非似,妙在“朦胧”中。“朦胧画”的艺术主张与国画大师齐白石提出“似与不似之间”的审美观念虽名义而义同,认为“太似则媚俗”“太不似则欺世盗名”。这种审美融意,寓于一体,意与象相生成,自然合度,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

  “野草先生”,是蒙发祥的别称。取名“野草”,意示自己的画不合时人目,难“登堂入室”;另则艺术素有“朝”“野”之分,取名“野草”,又意示自己不急功近利。画之高低,不在于人而在于作品,只有作品才能给画家真正的“定位”。野草先生—蒙发祥,四十年如一日,一直辛勤付出,一步一个脚印,终于走出自己的一个“艺术春天”。

  “野草”,之所以有旺盛的生命力,在其与春天一起,生活在广阔的艺术天地里!

海南日报 1995年9月11日 星期四 第八版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蒙发祥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