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蒙发祥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怀念我的父亲蒙发祥

2018-09-06 16:59:43 来源:艺术家亲友提供作者:蒙少虎 蒙少山
A-A+

后记

POSTSCRIPT

怀念我的父亲蒙发祥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父亲离开我们已三年多了。然而,父亲的音容笑貌、举手投足却还像是发生在身边那样触手可及。2015年3月14日晚,父亲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遵照海南当地传统风俗,我们将父亲从医院接回到得胜沙西庙老家。我永远都记得当时的情形,我紧紧地抱住余温尚存却已无力睁开双眼的父亲,在他的耳边大声说出我对他的两个承诺:一是我会好好照顾家人,二是我会全力去呵护他视为生命的绘画作品。我确信父亲是听到了我的话,因为我看到他眼角开始泛出了点点泪光。2015年3月15日0点24分,父亲在家人及众多亲戚朋友的陪伴下,走完他平淡但却是不平凡的一生。

  父亲出生在一个传统的商人家庭,家中有子女九人,父亲排行第六。父亲九岁那年,我的祖母不幸因病去世了。父亲每次谈及此事时,我都能感受到他内心的痛苦和悲伤。为了寄托对祖母的思念,幼小的父亲开始用画画慰藉自己。父亲自己也不曾想到,这让他真正喜欢上了绘画,并与之结缘六十多年,直至生命最后一刻。可能是幼年便失去母爱的原因,打我小时候起,父亲严父慈母的角色便表现得淋漓尽致。

  说父亲的一生是平淡的,是因为父亲为人低调,不争名利,一辈子只关心他的丹青笔墨,不问世事。小时候,我们一家四口人挤住在得胜沙十来平方米的老宅里,老宅是两层高的老旧阁楼,夹杂在一片老旧的居民区内。由于年久失修,每到台风大雨来时,我们全家除了拿着大小脸盆去四处接漏以外,还要提心吊胆惟恐房子会随时倒塌。老宅只有一个水龙头,并且还要供应邻居几户人家使用。老宅里没有厕所,只有一处简陋的公共洗澡间。父亲一生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老宅度过的。当我还在襁褓中时,父亲就把我背着,一边哄着我睡觉一边习画。乐观的父亲给老宅取了个很有艺术味的名字“芳草居”,自称“芳草居主人”。父亲也给自己取了笔名“野草”,寓意是不论环境多恶劣,都会顽强生长。

  父亲是一个很开明的人,他严格要求我们但又希望我们保持孩子的天性,热爱生活。我自小与父亲最谈得来,有时可说是心灵相通。记得是1985年暑假,我当时在念小学五年级,随父亲出差到广州,同行的还有父亲的领导梁局长。当晚我们三人即同住在珠江旁的一间招待所里。夜已深,那时我应该是正在做一个勇斗歹徒的梦,睡梦中的我大声喊叫:“抓小偷!抓小偷!!”随后,父亲紧接着也在睡梦中厉声喊道:“不许跑!不许跑!”据梁局长事后描述,他立即就被我们父子俩的叫喊声惊醒,着实吓住了,呆坐在床头,整夜不敢入睡。第二天早上,父亲和我就接受了梁局长的严厉“批评”:“你们父子俩真是亲父子,就连做梦说梦话都是一问一答的啊!”父亲满脸堆笑,而我则一脸无辜。从此以后,我们父子这段梦中对答的佳话便成了招待所里的美谈,据说还经久不衰。

  另外,父亲之所以能全身心投入到丹青艺术中,是与母亲背后的付出分不开的。1987年春天,父亲参加在江苏省扬州市举办的为期三个半月的全国文物鉴定学习培训。在父亲离开的日子里,母亲毅然挑起家里的生活重担。然而,在父亲离家一个月后,母亲工作中不慎从两米多高的米袋堆上跌落,摔断了右腿。在此后的两个多月里,一瘸一拐的母亲,带着年幼的我们,艰难地撑起生活这片天空。即便如此,母亲在给父亲日常来往的信件中,仍以从容的语气鼓励父亲安心学习,而对自己的遭遇却只字不提。父亲此后每次提及母亲时,都会动容地说,母亲是他一生最大的幸运。父亲也曾无比感慨地对我说:“孩子,不论你觉得路走得有多辛苦,不论你今后会取得多大的成就,别忘了一直在你背后为你撑伞的人。”

  母爱似海,父爱如山,父亲71岁的英年便匆匆而去,这一直以来是我很难接受的事实,也是我常常陷于自责的原因。而唯一能让我有些许安慰的是,父亲去世前的那段日子,我和母亲、弟弟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那天傍晚,父亲说是想到病房外走廊走走,让我搀扶着他。我握住他的右手,将他从病床上扶了下来,而父亲的手始终紧紧地攥住我。当走到病房门前时,父亲突然停下了脚步,把我的手握得更紧了。父亲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眼神慈祥有神,似乎有话要说。但是父亲没说什么,只是微笑着看着我。我以为父亲只是想让我带他去散步,所以也没想太多。后来母亲和我说起,当我回家休息时,父亲经常急切高声呼喊我的名字,似乎有事情要向我嘱咐。母亲则在旁边安抚他说:儿子回家补个觉,很快就会回来的。现在我终于明白父亲当时想说的话了,是的,是期望。我相信我能理解父亲,在他的丹青世界里,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完成。

  我与父亲结缘四十一年,我现在对父子情深是这样理解的:当我出生时,父亲百般呵护,穿多了怕热,穿少了怕凉,一心只盼着我快点健康长大。当我学会走路时,父亲时刻在我身边,他希望我走得快些,却又担心跌倒摔伤了。当我孜孜求学时,父亲俨然是一位严厉的老师,时刻教导我,期望我成为对社会有用之人。当我步入社会后,父亲又像是我的一位老朋友,他自知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经常对我说:“孩子,工作忙,要注意身体,有事跟爸说啊。”当我已到中年,事业小有成就准备回报他时,已显苍老的父亲却面带微笑,轻声对我说:“不用了,孩子。你的路还很长,要走好啊,爸不能再陪你了!”说完便缓缓转过身,带着自足的微笑,走了!不论后面的我是如何拼命叫喊,他模糊的背影慢慢地、慢慢地消失在地平线上。

  父亲走后,我和弟弟着手整理父亲遗留下来的两千多幅书画作品,我们除了分类归档、小心存放外,还全部进行专业扫描存档,我们已将父亲毕生的心血永久地定格下来。我依稀记得,父亲说他这生有两个愿望,一个是出本个人画集,另一个是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2016年6月,在父亲去世一年后,我们圆了父亲的第一个心愿,为他出版了个人画集《蒙发祥画集》。2018年10月,我们在中国美术馆为父亲举办了个人画展。我们所做的这些,也仅是履行对父亲承诺的开始,今后要走的路还很长。三年多来,我时刻记得对父亲的承诺,而让我义无反顾、砥砺前行的是父亲那慈祥温和的眼神和他令人钦敬的人格魅力。爸爸,儿子所做的这一切如能让您在九泉之下得到宽慰,儿子就会很开心的。爸爸,如有来世,我还想当您的儿子!

少虎、少山

2018年7月于钰妍阁

  此次画展的成功举办,离不开各位前辈们无私的帮助。在此,我偕家人衷心感谢:戴玮霆先生、徐沛君主任、崔光武主任、毕启亮先生、张鹏教授、杨文娜先生、李淑勤女士、王会女士以及父亲生前挚友羊文灿馆长、郑登钟先生、金晓曼女士、林尤葵教授。没有你们的无私帮助,我是不可能做到这些的。你们的恩情,我永远铭记于心。在这里,向你们说声:谢谢了!!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蒙发祥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